“父女兵”见证汕头交管发展
发表日期:2009年9月21日  来源或作者:汕头都市报
  卸下一身警服退休赋闲的辛亚松身上已经没有当年的那股虎虎雄风,怎么看都是一位慈祥的邻家大叔,但是一提起他整整干了36年的“交通警察”这个职业,他马上就来了精神。

  回忆是快乐的,因为在这个过程中,他重温了很多美好的时刻,也体会了他所热爱并为之奉献了36个春秋的交通管理事业的发展所带给他的自豪。而我能感觉到的,他最大的快乐莫过于“后继有人”。他的两个女儿都先后穿上警服,而小女儿辛晓敏更直接迈进他的“队列”,成为一名光荣的交通警察。

最难忘细节  

  从军人到警察的“华丽转身”

  1970年,从部队退伍的辛亚松刚刚脱下军装,就穿上警服,进入当时的汕头市交通队(汕头交警支队前身),时年24岁。他告诉记者,当时整个交通队只有14人,他有幸成为其中一员,是经过层层筛选严格选拔脱颖而出的,除了“根正苗红”的政治背景,军人出身也是他的优势之一。

  辛亚松穿的第一套警服和当时一部很有名的电影《今天我休息》中警察马天民穿的制服一模一样,白上衣蓝裤子红领章,他第一天上岗就是在新华-利安路口的岗亭执勤。可以想像,风华正茂的、身材魁梧的他穿着一身崭新的警服往路口上一站,用现在的流行语说简直就是“酷毙了”!但夫人黄瑞光却在一旁“泼冷水”说:“哪里呀,当时的交警就是‘马路天使’,这份职业在很多人看来就是‘辛苦’的代名词,根本就没有什么优越感。”话虽这么说,但黄瑞光脸上的那种自豪却是无法掩饰的,她的神情分明写着,跟“马路天使”辛亚松结缘,她此生无憾。

  五个红绿灯指挥全市交通

  第一天上路执勤,辛亚松的全部“家当”就是一根指挥棍和一个喊话筒。他告诉记者,当时他执勤的那个岗亭位于全市最繁华的路段外马路,那个路口的红绿灯也是全市仅有的5个红绿灯之一,其余4个分布在公园头、民族路、安平路、南海路,也基本覆盖了全市的“主干道”,而且,这5个红绿灯也基本上就是全市的道路交通管理设施了。

  辛亚松比划着告诉记者,当时的红绿灯设备可不像现在这么先进,而是装在一个木制的盒子里,并用水泥柱子挂在路口,拉一根长线到岗亭里,用手动控制开关。那时路面的机动车也很少,执勤的交警远远看到有一辆车开过来,就会提前按铃提示司机注意,并开启信号灯,配合红绿灯指挥交通的,还有交警手上一根红白两色的指挥棍和一个喊话筒。

  亲历汕头交通日新月异

  辛亚松从一名一线普通交通民警做起,一步一个脚印,历任交警大队设施股股长、支队设施科副科长、大队副大队长等职,而他个人事业上节节攀升的过程,也是汕头交通管理事业日新月异发展的过程。他如数家珍地历数汕头道路交通设施的变化:1995年8月,在市区贯穿南北的主干道金砂路上,诞生了第一条“摩托车专用车道”,至2000年12月,市区此类车道有8条,总长50.57公里,这在全省乃至全国首开先河;1994年第一座龙门架式交通标志在汕头投入使用;2000年在金砂路建立城市交通干线协调控制系统;1997年9月全省第一个“电子眼”在汕头设立,继而发展到数码监摄仪再到光纤式监摄仪;目前无线通讯网到大型可变信息显示屏已经覆盖全市……大量现代化交通管理设施的建成,见证着汕头交通管理的进步与发展。

  女承父业两代共事

  2001年,辛家小女儿辛晓敏顺利通过公务员考试,成为汕头交警新的一员,当时,辛亚松还没有退休,父女俩便成了“同事”。

  1996年,17岁的辛晓敏参加高考,以优异成绩被中国人民警官大学录取,她是当年唯一考取这所大学的汕头考生,她学的就是交通管理专业,本科毕业后又考上北京交通大学研究生,目前是汕头交警支队政工科人事股股长,也是汕头交警中为数不多的硕士警官之一。

  辛晓敏笑言,小时候她并不觉得爸爸所从事的这项事业有多高尚,而且在她印象中,似乎交警就是站站马路比比手势这么简单。真正入了这一行她才清楚,其实交通管理不但不是她想象中那么简单,而且是大有学问在其中。就拿一个交通信号灯的时间设置来说吧,并不是随随便便想定多久就多久的,而是要通过对一个路口的交通流量情况进行调查之后,并对整个交通网络进行全盘的考虑和科学的估算之后才确定下来的。辛晓敏不多的话语中透出一种知性和睿智。她告诉记者,当初之所以报考警官大学而且选择交通管理专业,应该跟从小受父亲的潜移默化有很大关系,而一旦加入到这个行列,对它的了解越深,她对它的喜爱也与日俱增。
 

历史记忆

  辛亚松:

  1946年出生;

  1970年从部队退伍,进汕头交通队;

  1997年,任汕头交警金园大队副大队长;

  2006年退休。

  辛晓敏:

  1977年出生;

  1996年高中毕业考进中国人民警官大学;

  2001年考入汕头交警支队。

记者手记  

  采访辛家父女,让记者领略到的是两代交通警察的精神风貌,他们从时代背景、知识结构、受教育层次乃至世界观等等方面迥然不同,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,那就是对于他们所从事的这份事业深深的热爱之情。从这对父女的讲述中,我们也见证了汕头交通管理事业几十年沧海桑田的变化。“长江后浪推前浪”,辛家父女是这样,他们为之奉献的这份事业也是这样,而我们的整个国家和时代又何曾不是这样呢?
(李晓颦)

精选专题